第239章 韩秋保持质疑(1 / 1)

请收藏本站,并多收藏几个备用站点:soushu2026.com,cjswu.com,xhetu.com,

白柔看着巫雪儿离去的背影,神色也有些沉重,这次的确是将巫雪儿给打发走了,但下一次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。

因为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巫雪儿的天赋,上一世没有任何记忆的巫雪儿,都能够站在巅峰,远超自己的成就。

这一世,巫雪儿有了前世的经验之后,只会起飞的更快,要不了几年时间,实力就能够超越自己。

想到这里,白柔就越发的不能够对韩秋出手,因为以韩秋现在的天赋,迟早能够将玉虚秋水功修炼到第七层,真的到了那时候的话,和韩秋结合就能够获得巨大的好处。

而在等到十八岁,韩秋的属性值还会再次提升,那时候和韩秋结合,说不定将来在天赋上,能够真的超越巫雪儿。

所以为了将来能够和韩秋真正的在一起,白柔就越是要忍耐才行。

至于巫雪儿那些给韩秋的丹药,白柔倒是没有不给韩秋池的打算,毕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,噬心蛊对身体的伤害的确是有些太大了。

当时她也是冲动了,现在想想还是将韩秋治疗好比较好。

想到这里,白柔就回到密室之中,打算看看韩秋现在的状况。

然而再次看到韩秋时,白柔发现韩秋已经醒过来了,韩秋一睁眼,就看到了眼前的白柔。

四目相对,韩秋想要说话,不过头还有些晕眩,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开口。

注意到韩秋虚弱的样子,一个可怕的想法在白柔的脑海中疯狂的滋生。

办了他,现在你做什么都可以,以他的实力,根本就没有办法反抗。

不行,如果现在就对韩秋出手的话,太浪费了,玉虚秋水功,能够将韩秋改造成最顶级的妒鼎,等对方突破第七层。

并且成长到十八岁的时候再出手,你的天赋也能够突破上限,说不定到时候巫雪儿都比不上你,到那时你在出手,才能够长久的和韩秋在一起。

两种不同的思维在白柔的脑海中不断的争执,就是没有出现放走韩秋这个思维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白柔现在,是铁了心要将韩秋给拿下了。

“放我走!”

韩秋有些愤怒的说道。

听到韩秋的话,白柔并没有生气,反而是越加的兴奋,因为现在韩秋表现的越抵触,她就越加的愉悦,这种强迫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。

不过白柔最终还是没有出手,如果不能够永远的霸占韩秋的话,现在她只会感觉无比痛苦。

于是白柔很冷静的说到:“秋儿,不要害怕,为师不会伤害你,为师之前那么做,真的是有原因的。”

经过刚刚昏迷的这段时间,白柔现在,已经完全想好了说辞,虽然这套说辞还是有些牵强,但是没有关系,只要有个原因就好,证明自己对韩秋,并不是无端的恶。

“你现在已经把我抓起来了,想怎么说,还不是随便你。”

听到韩秋的话,白柔微微皱眉,道:“既然你这么怀疑的话,我就告诉你真正的原因吧。”

韩秋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白柔,道:“哦,这次是又编出了什么谎话吗?我真的不知道,从你的嘴巴里面吐出来的,有几分真话。”

不过韩秋的心里倒是想要看看,白柔能够编出什么样的谎话。

毕竟阿白的逻辑能力的确不错,每次都能够编出一套还能够说的过去的说辞。

听到韩秋的质问,感觉压力很大,因为她现在这番话,的确是现编的。

但即便形势已经这么逆风了,白柔还是想要继续补救,还没有到最后一刻,还不能够轻易的放弃。

“秋儿,以我们现在的情况,我根本就没有骗你的必要,在这种密封的环境下,我想要对你说什么,做什么都可以,何必要费心和你解释。”

听到白柔的话,韩秋看了她一眼,这的确是无法反驳的事实,两人现在所处的情况的确是这样。

看到韩秋这次没有反驳,白柔松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“秋儿,我承认,之前我的确是对你有一些不好的念头,收你为徒,也不是真正的想要对你好,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。”

听到这里,韩秋意识到,这家伙现在的想法应该比较高端,这番谎话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出来的,里面应该会带着几分真话,不过成分应该不多。

看到韩秋将脸侧过来,似乎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,白柔心里很满意,听进去了就好,这样自己就有机会狡辩了。

“实际上,我以前是喜欢你的父亲的,但是很可惜,当年的我,非常的木讷,虽然喜欢你的父亲,但不敢主动表明自己的心意。

但实际上,即便是我不表明心意,应该也是能够和你的父亲在一起的,因为那时候,你的父亲对我也很有好感。”

“既然你喜欢我的父亲,那你应该爱屋及乌,不会想要伤害我才对,而且你似乎也没有和我的父亲在一起。”

韩秋反驳道,语气中带着质疑。

听到韩秋的回答,白柔有些苦涩的点了点头,道:“嗯,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,的确应该是这样,但我现在不是没有和你父亲在一起吗,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“因为你的爱非常虚伪。”

韩秋继续质疑。

看到自己在韩秋心中的形象好像扁的非常差了,白柔不打算对韩秋继续提问了,而是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事情。

“嗯,这其实是因为你的母亲,当初我和你的母亲都是你父亲的追求者,原本我是快要和你父亲在一起了的,但是在我们就快要好上的时候。

你的母亲趁着我一次在外面执行任务,强行的给你父亲下药,等我回来的时候,你的母亲已经怀上了你,她们两人已经结为了道侣。”

听到白柔的话,韩秋有些无语了,这家伙是真能编啊,韩秋有些没想到,白柔能够从这种角度将自己稍微洗白。

并且这个手段,是不是有些下作了,要知道,原主的母亲可是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,这样污蔑一个死者,白柔的良心过的去吗?

哦,她没有良心啊,那没事了。

最新小说: